治疗这六种常见病,少不了金银花!据说每个人一生中至少得过一种

  骨伤的杨张张扬昨天我要分享

  临证用金银花特别要注意一些虽呈表象但邪已入里的疾病。

  如用金银花配茵陈、黄芩治疗虽呈表象但邪已入里的乙脑;

  亦用金银花配黄芩、赤芍治疗同样病机之闭塞性脉管炎;

  或用金银花配瓜蒌仁、蒲公英治疗急性乳腺炎;

  用金银花配野菊花治疗急性淋巴炎;

  用金银花配生地黄、荆芥治疗疱疹性结膜炎;

  用金银花配玄参治疗红斑性肢痛。

  上述各病,

  都属表病尚显、邪已入里者。

  金银花的这一特点,

  可给我们治疗一些症情复杂疾病另辟一径。

  

  对于各种皮肤病也常用金银花治之。金银花对于各种皮肤病,毒未成者能治,毒已成者亦能治。所以临证治疗各种皮肤病(外科病),如果应用金银花,其适用范围就比较广泛。如用金银花治疗荨麻疹、湿疹、带状疱疹、皮肤溃疡等。上述各病,如用金银花治疗,则不必顾忌这些疾病是毒已成,还是毒未成。

  

  现代药理研究证实,金银花具有抗病原微生物作用,其对金黄色葡萄球菌、痢疾杆菌、大肠埃希菌、伤寒杆菌均有抑制作用。金银花对肺炎球菌、脑膜炎双球菌、结核杆菌亦有效。正因为金银花对多种致病原微生物有效,所以我们临证使用金银花的范围应该是比较广泛的。

  

  金银花的毒性很小。用金银花水浸液对家兔或犬灌肠,并无明显毒性反应可见,但是,不能因为金银花毒性小,就认为金银花无毒,在临证时要注意掌握金银花的用量。如《洞天奥旨》治痈疽发背初起,用金银花半斤,约折合现今298.4g。对于这样超大剂量的应用,如非临证必须而医家又有十分把握,一般不宜仿效。

  对于临证用金银花治疗时,必须注意观察病人有无过敏反应。一旦病人因服用金银花而出现过敏反应,应立即进行抗敏治疗

  

  金银花临证应用

  

  1.治疗流行性乙型脑炎

  流行性乙型脑炎是由乙脑病毒侵袭中枢神经系统而致的急性传染病,简称乙脑。乙脑的诊断无特异性指标可凭,故临证常需通过综合分析流行病学、临床表现、实验室检查等资料方可做出诊断。

  血象检查有助于乙脑之诊断:白细胞计数及中性粒细胞比例可增高,一般可在(10~20)×109/L及80%~90%。脑脊液检查也有助于乙脑之诊断:一般脑脊液外观清亮透明无色,压力正常,白细胞计数在(0.05~0.5)×106/L(50~500/mm3),蛋白质轻度增高,糖正常,氯化物正常。中医认为乙脑主要是暑热疫毒。暑热疫毒常形成于夏季。吴鞠通曰:“小儿肤薄神怯,经络脏腑嫩小,不耐三气发泄,邪之来也,势如奔马。”故小儿得乙脑者多。金银花清热解暑,故可用于乙脑治疗。

  

  2.治疗感冒

  感冒病者则往往见发热、恶寒、咳嗽、鼻塞流涕等症状。此乃患者感受外邪而起病,其中有时可见风热暑热。金银花清热解暑,可用于感冒治疗。

  若症见发热恶寒,头痛鼻塞,咳嗽痰黄,咽红口干,苔黄,脉浮数,可治以解表清热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连翘10g,竹茹10g,薄荷6g,紫苏叶6g,菊花10g,玄参10g,桔梗10g,虎杖10g,杏仁10g,甘草6g。金银花在本方中起清热解表作用。方内尚有连翘、菊花,宣肺散热;薄荷、紫苏叶,疏风解表;桔梗、杏仁、虎杖,宣肺化痰;竹叶、玄参,清热生津。若热毒较重,可用白花蛇舌草、蒲公英;肺热重,可用百部、鱼腥草;咳痰稠而多,可用瓜蒌、半夏;咽痛,可用石斛、板蓝根。金银花芳香,不宜久煎。

  若症见发热恶寒,头痛胸闷,恶心呕吐明显者,可用姜半夏、竹茹;食纳欠佳,可用山楂、麦芽。

  金银花甘寒,既能清气分之热,又能解血中之毒。对于以病毒感染为主之感冒,常用金银花组方治之:若热象明显,则可用金银花治之。感冒之有热,说明病已渐入里,故必须驱热外出。临证如见发热较重,口干欲饮,痰黄,咽红且痛,舌苔黄,脉数等情,都可以在组方中用金银花。一般在风寒感冒之早期,虽以表寒证为主,但亦可见有里虚证,故其时用金银花,可与发散风寒药一起起到解表清热作用。金银花清热之力较弱,故临证常以金银花合连翘、板蓝根、虎杖、大青叶等,以增强金银花的清热解毒作用。

  

  3.治疗流行性腮腺炎

  流行性腮腺炎属中医湿热病范畴。临证是以腮腺肿胀及并发睾丸炎为特征。治疗多以清热解毒为主。金银花清热解毒,而且能疏表,故临证可以用金银花治疗本病。

  若症见发热恶寒,头痛时作,一侧或两侧腮腺漫肿,咀嚼困难,舌苔薄黄,脉浮数,可治以清热、解毒、消肿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蝉蜕6g,荆芥10g,板蓝根10g,连翘10g,牛蒡子10g,黄连6g,车前草10g,生大黄3g,鲜生地黄10g,生甘草6g。若热高,可用石膏、知母;咽红严重,可用山豆根、大青叶;恶心呕吐明显,可用姜半夏。若症见发热恶寒,腮腺肿大,淋巴结亦肿,咽痛,舌苔薄黄,脉滑数,可治以清热解毒、化湿祛痰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黄芩10g,枳壳6g,杏仁10g,槟榔6g,陈皮6g,车前草10g,竹茹10g,半夏10g,竹叶6g,生甘草6g。

  临证用金银花治疗本病时,特别要注重两个症状:发热,腮腺(硬)肿。若本病患者以发热为主,则主以金银花配清热解毒药治之。连翘、黄连、牛蒡子,是常用与金银花配合之药。若本病患者以腮腺(硬)肿为主,则以金银花配软坚散结药治之。常用与金银花配合之软坚散结药有夏枯草、海藻、昆布等。

  

  4.治疗荨麻疹

  荨麻疹的发病原因比较复杂,可能因进食蛋白性食物,或服用某些药物,以及细菌、病毒感染,吸入花粉等引起,可归属于中医的瘾疹范畴。金银花能清血热、解湿毒,临证可用金银花治疗荨麻疹。

  若全身出现团样风疹块,高出皮面,边缘不清,奇痒难忍,舌苔白腻,脉浮数,可治以清热利湿、疏散风邪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30g,防风10g,浮萍6g,荆芥穗10g,生地黄10g,牡丹皮10g,连翘10g,车前草10g,地肤子10g,白鲜皮10g,生甘草6g。此类疾病虽要重视局部之症状,但全身情况及舌脉也需注意。虽然,荨麻疹要从过敏角度去考虑,但不能套用抗过敏的方药,如“防风、赤芍”等等,还是要从辨证角度去考虑。湿热乃本病治疗中必须重视的一种病因(病机),故用“金银花、防风”,不同于“防风、赤芍”。

  

  5.治疗溃疡性结肠炎

  溃疡性结肠炎可归属于中医的“休息痢”“肠澼”等病证范畴。湿热是本病的主要病因(病机)之一。本病虽然以局部病变为多,但实际上是患者机体阴阳平衡失衡,故治疗不能只从肠道考虑,而必须从患者全身去考虑。《本草通玄》曰:“金银花,主胀满下痢,消痈散毒,补虚疗风,诚为要药。世人但知其消毒之功,昧其胀利风虚之应用,余于诸症中用之,屡屡见效。”此文中所说病证,与本病相类。

  若起病较急,有发热、倦怠、腹痛、便下脓血黏冻、里急后重、小便黄赤等症状,舌苔黄腻,脉滑数,可治以清热燥湿、调气行血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白芍10g,黄芩10g,黄连10g,木香6g,苦参10g,白头翁15g。本证型病位在肠,病机为湿热结于肠,影响全身,故治以清热燥湿为主。方中以“金银花、白芍”为主药(对)。若泻下脓血甚多者,可加白芍、半边莲;泻下黏白冻多者,可加薏苡仁、茵陈;口渴甚者,可加生地黄;腹痛甚者,可加延胡索、川楝子。

  本病局部病变较为突出,故对于肠道湿热,可予金银花配槐花;对黏液便,可予金银花配防风;对病程较久,可予金银花配生地黄。其中金银花是主药。

  在全身情况方面,还应特别注意患者的情志变化,主要是让患者保持愉快心情,起居有常。配合用药,以理气药为主,常用药对为“金银花配木香”。另外,对本病之治不主张过用酸涩止泻。本病常见湿毒结于大肠血分,若一味酸涩止泻,则可能导致毒血互结,变生顽疾。对于补骨脂、诃子之类止泻药更是要慎用。这也是治疗本病,体现着眼于本病之“本”——湿热,而非着眼于本病之“标”——肠道泄泻的治疗原则。

  

  6.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

  《本草正》说:“金银花善于化毒,故治痈疽、疮癣、杨梅、风湿诸毒,诚为要药。毒未成者能散,毒已成者能溃。”另外,再障并不是一种纯属邪实之病,而往往是虚实夹杂,或偏虚。金银花虽性寒,但其药力较为平和,败毒而不伤气,去火而能补阴,对于偏虚或虚实夹杂之再障,较为合适。

  若急骤起病,高热不退,头晕目眩,心悸气短,齿衄、鼻血、尿血、便血,舌红绛,苔黄,脉洪大,可治以清热解毒、养阴止血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连翘10g,白花蛇舌草15g,水牛角10g(先煎),蒲公英15g,黄芩10g,生地黄10g,大青叶12g,三七3g(冲服),茜草10g,甘草6g。金银花所治之本证型为症情较轻者,若症情较重,则金银花不太合适。若阴虚明显,可以用生地黄、麦冬;热毒明显,可予板蓝根、玄参;出血明显,可用仙鹤草。若再障外感明显,临证见发热、出血,舌苔薄白,脉浮,可予基本方中加金银花。待外感除、发热退,则可停用金银花。金银花对于再障合并感染之疗效也较好。再障见局部组织感染而现红肿热痛,此时也可用金银花治疗,金银花之剂量可略大。主要是利用剂量较大之金银花控制感染。

  对于热毒较为明显之再障,常以金银花配连翘治之。金银花性味甘寒,功能清热解毒,对于热毒引起的再障较为合适。然金银花之药力不强,而连翘味苦微寒,善去热毒,其药力较金银花强。金银花得连翘之助,则可治热毒较甚之再障。若要增强金银花清热毒之力,除可选配连翘外,尚可酌选野菊花、栀子等。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临证用金银花特别要注意一些虽呈表象但邪已入里的疾病。

  如用金银花配茵陈、黄芩治疗虽呈表象但邪已入里的乙脑;

  亦用金银花配黄芩、赤芍治疗同样病机之闭塞性脉管炎;

  或用金银花配瓜蒌仁、蒲公英治疗急性乳腺炎;

  用金银花配野菊花治疗急性淋巴炎;

  用金银花配生地黄、荆芥治疗疱疹性结膜炎;

  用金银花配玄参治疗红斑性肢痛。

  上述各病,

  都属表病尚显、邪已入里者。

  金银花的这一特点,

  可给我们治疗一些症情复杂疾病另辟一径。

  

  对于各种皮肤病也常用金银花治之。金银花对于各种皮肤病,毒未成者能治,毒已成者亦能治。所以临证治疗各种皮肤病(外科病),如果应用金银花,其适用范围就比较广泛。如用金银花治疗荨麻疹、湿疹、带状疱疹、皮肤溃疡等。上述各病,如用金银花治疗,则不必顾忌这些疾病是毒已成,还是毒未成。

  

  现代药理研究证实,金银花具有抗病原微生物作用,其对金黄色葡萄球菌、痢疾杆菌、大肠埃希菌、伤寒杆菌均有抑制作用。金银花对肺炎球菌、脑膜炎双球菌、结核杆菌亦有效。正因为金银花对多种致病原微生物有效,所以我们临证使用金银花的范围应该是比较广泛的。

  

  金银花的毒性很小。用金银花水浸液对家兔或犬灌肠,并无明显毒性反应可见,但是,不能因为金银花毒性小,就认为金银花无毒,在临证时要注意掌握金银花的用量。如《洞天奥旨》治痈疽发背初起,用金银花半斤,约折合现今298.4g。对于这样超大剂量的应用,如非临证必须而医家又有十分把握,一般不宜仿效。

  对于临证用金银花治疗时,必须注意观察病人有无过敏反应。一旦病人因服用金银花而出现过敏反应,应立即进行抗敏治疗

  

  金银花临证应用

  

  1.治疗流行性乙型脑炎

  流行性乙型脑炎是由乙脑病毒侵袭中枢神经系统而致的急性传染病,简称乙脑。乙脑的诊断无特异性指标可凭,故临证常需通过综合分析流行病学、临床表现、实验室检查等资料方可做出诊断。

  血象检查有助于乙脑之诊断:白细胞计数及中性粒细胞比例可增高,一般可在(10~20)×109/L及80%~90%。脑脊液检查也有助于乙脑之诊断:一般脑脊液外观清亮透明无色,压力正常,白细胞计数在(0.05~0.5)×106/L(50~500/mm3),蛋白质轻度增高,糖正常,氯化物正常。中医认为乙脑主要是暑热疫毒。暑热疫毒常形成于夏季。吴鞠通曰:“小儿肤薄神怯,经络脏腑嫩小,不耐三气发泄,邪之来也,势如奔马。”故小儿得乙脑者多。金银花清热解暑,故可用于乙脑治疗。

  

  2.治疗感冒

  感冒病者则往往见发热、恶寒、咳嗽、鼻塞流涕等症状。此乃患者感受外邪而起病,其中有时可见风热暑热。金银花清热解暑,可用于感冒治疗。

  若症见发热恶寒,头痛鼻塞,咳嗽痰黄,咽红口干,苔黄,脉浮数,可治以解表清热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连翘10g,竹茹10g,薄荷6g,紫苏叶6g,菊花10g,玄参10g,桔梗10g,虎杖10g,杏仁10g,甘草6g。金银花在本方中起清热解表作用。方内尚有连翘、菊花,宣肺散热;薄荷、紫苏叶,疏风解表;桔梗、杏仁、虎杖,宣肺化痰;竹叶、玄参,清热生津。若热毒较重,可用白花蛇舌草、蒲公英;肺热重,可用百部、鱼腥草;咳痰稠而多,可用瓜蒌、半夏;咽痛,可用石斛、板蓝根。金银花芳香,不宜久煎。

  若症见发热恶寒,头痛胸闷,恶心呕吐明显者,可用姜半夏、竹茹;食纳欠佳,可用山楂、麦芽。

  金银花甘寒,既能清气分之热,又能解血中之毒。对于以病毒感染为主之感冒,常用金银花组方治之:若热象明显,则可用金银花治之。感冒之有热,说明病已渐入里,故必须驱热外出。临证如见发热较重,口干欲饮,痰黄,咽红且痛,舌苔黄,脉数等情,都可以在组方中用金银花。一般在风寒感冒之早期,虽以表寒证为主,但亦可见有里虚证,故其时用金银花,可与发散风寒药一起起到解表清热作用。金银花清热之力较弱,故临证常以金银花合连翘、板蓝根、虎杖、大青叶等,以增强金银花的清热解毒作用。

  

  3.治疗流行性腮腺炎

  流行性腮腺炎属中医湿热病范畴。临证是以腮腺肿胀及并发睾丸炎为特征。治疗多以清热解毒为主。金银花清热解毒,而且能疏表,故临证可以用金银花治疗本病。

  若症见发热恶寒,头痛时作,一侧或两侧腮腺漫肿,咀嚼困难,舌苔薄黄,脉浮数,可治以清热、解毒、消肿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蝉蜕6g,荆芥10g,板蓝根10g,连翘10g,牛蒡子10g,黄连6g,车前草10g,生大黄3g,鲜生地黄10g,生甘草6g。若热高,可用石膏、知母;咽红严重,可用山豆根、大青叶;恶心呕吐明显,可用姜半夏。若症见发热恶寒,腮腺肿大,淋巴结亦肿,咽痛,舌苔薄黄,脉滑数,可治以清热解毒、化湿祛痰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黄芩10g,枳壳6g,杏仁10g,槟榔6g,陈皮6g,车前草10g,竹茹10g,半夏10g,竹叶6g,生甘草6g。

  临证用金银花治疗本病时,特别要注重两个症状:发热,腮腺(硬)肿。若本病患者以发热为主,则主以金银花配清热解毒药治之。连翘、黄连、牛蒡子,是常用与金银花配合之药。若本病患者以腮腺(硬)肿为主,则以金银花配软坚散结药治之。常用与金银花配合之软坚散结药有夏枯草、海藻、昆布等。

  

  4.治疗荨麻疹

  荨麻疹的发病原因比较复杂,可能因进食蛋白性食物,或服用某些药物,以及细菌、病毒感染,吸入花粉等引起,可归属于中医的瘾疹范畴。金银花能清血热、解湿毒,临证可用金银花治疗荨麻疹。

  若全身出现团样风疹块,高出皮面,边缘不清,奇痒难忍,舌苔白腻,脉浮数,可治以清热利湿、疏散风邪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30g,防风10g,浮萍6g,荆芥穗10g,生地黄10g,牡丹皮10g,连翘10g,车前草10g,地肤子10g,白鲜皮10g,生甘草6g。此类疾病虽要重视局部之症状,但全身情况及舌脉也需注意。虽然,荨麻疹要从过敏角度去考虑,但不能套用抗过敏的方药,如“防风、赤芍”等等,还是要从辨证角度去考虑。湿热乃本病治疗中必须重视的一种病因(病机),故用“金银花、防风”,不同于“防风、赤芍”。

  

  5.治疗溃疡性结肠炎

  溃疡性结肠炎可归属于中医的“休息痢”“肠澼”等病证范畴。湿热是本病的主要病因(病机)之一。本病虽然以局部病变为多,但实际上是患者机体阴阳平衡失衡,故治疗不能只从肠道考虑,而必须从患者全身去考虑。《本草通玄》曰:“金银花,主胀满下痢,消痈散毒,补虚疗风,诚为要药。世人但知其消毒之功,昧其胀利风虚之应用,余于诸症中用之,屡屡见效。”此文中所说病证,与本病相类。

  若起病较急,有发热、倦怠、腹痛、便下脓血黏冻、里急后重、小便黄赤等症状,舌苔黄腻,脉滑数,可治以清热燥湿、调气行血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白芍10g,黄芩10g,黄连10g,木香6g,苦参10g,白头翁15g。本证型病位在肠,病机为湿热结于肠,影响全身,故治以清热燥湿为主。方中以“金银花、白芍”为主药(对)。若泻下脓血甚多者,可加白芍、半边莲;泻下黏白冻多者,可加薏苡仁、茵陈;口渴甚者,可加生地黄;腹痛甚者,可加延胡索、川楝子。

  本病局部病变较为突出,故对于肠道湿热,可予金银花配槐花;对黏液便,可予金银花配防风;对病程较久,可予金银花配生地黄。其中金银花是主药。

  在全身情况方面,还应特别注意患者的情志变化,主要是让患者保持愉快心情,起居有常。配合用药,以理气药为主,常用药对为“金银花配木香”。另外,对本病之治不主张过用酸涩止泻。本病常见湿毒结于大肠血分,若一味酸涩止泻,则可能导致毒血互结,变生顽疾。对于补骨脂、诃子之类止泻药更是要慎用。这也是治疗本病,体现着眼于本病之“本”——湿热,而非着眼于本病之“标”——肠道泄泻的治疗原则。

  

  6.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

  《本草正》说:“金银花善于化毒,故治痈疽、疮癣、杨梅、风湿诸毒,诚为要药。毒未成者能散,毒已成者能溃。”另外,再障并不是一种纯属邪实之病,而往往是虚实夹杂,或偏虚。金银花虽性寒,但其药力较为平和,败毒而不伤气,去火而能补阴,对于偏虚或虚实夹杂之再障,较为合适。

  若急骤起病,高热不退,头晕目眩,心悸气短,齿衄、鼻血、尿血、便血,舌红绛,苔黄,脉洪大,可治以清热解毒、养阴止血。常用处方:金银花15g,连翘10g,白花蛇舌草15g,水牛角10g(先煎),蒲公英15g,黄芩10g,生地黄10g,大青叶12g,三七3g(冲服),茜草10g,甘草6g。金银花所治之本证型为症情较轻者,若症情较重,则金银花不太合适。若阴虚明显,可以用生地黄、麦冬;热毒明显,可予板蓝根、玄参;出血明显,可用仙鹤草。若再障外感明显,临证见发热、出血,舌苔薄白,脉浮,可予基本方中加金银花。待外感除、发热退,则可停用金银花。金银花对于再障合并感染之疗效也较好。再障见局部组织感染而现红肿热痛,此时也可用金银花治疗,金银花之剂量可略大。主要是利用剂量较大之金银花控制感染。

  对于热毒较为明显之再障,常以金银花配连翘治之。金银花性味甘寒,功能清热解毒,对于热毒引起的再障较为合适。然金银花之药力不强,而连翘味苦微寒,善去热毒,其药力较金银花强。金银花得连翘之助,则可治热毒较甚之再障。若要增强金银花清热毒之力,除可选配连翘外,尚可酌选野菊花、栀子等。